欧亿4总代请加权

从储户存款被无故转走,到企业存款“莫名”遭质押,作为居民金融消费最主要的场所之一,银行在为老百姓和企业提供财富管理、信贷等方面便利的同时,也时常发生侵害消费者权益事件,各类业务的投诉量逐年攀升,其中仅银保监会统计的去年四季度信用卡、个人贷款和理财业务投诉就有9万多件。

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,2021年以来,银保监系统向银行累计开出4000多份罚单,合计罚没金额接近20亿元,较2020年明显攀升。从处罚原因来看,既包括因管理漏洞致使银行员工私售理财产品等行为,也包括银行向借款人转嫁抵押评估费、向客户转嫁经营成本等较为直接的权益侵害,还有银行公然通过贷款、理财提供融资、设立资金池等,严重威胁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除银行信贷等业务外,代销、托管环节也常常发生纠纷,尤其打破刚兑后,信托产品违约、私募产品暴雷等事件频发,对于代销银行“卖者尽责”的认定存在较大分歧。此外,随着互联网金融普及和超前消费观念盛行,如何防范金融消费“陷阱”以及如何正确维权成为金融消费者的“必考题”。

欧亿4话语人相信权

银行花式“坑”客户

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,银保监系统的4000多份罚单既包括了消费者能直接感受到的权益侵害现象,也有部分难以察觉的权益侵害行为。

随着利率下行,银行工作人员引导存款用户购买保险、理财等所谓高收益且“保本”产品的现象增多,但在全面净值化转型完成之前,多数投资者在产品到期之前看到自己的收益都是一个“黑匣子”,难以随时“监督”资产安全性。2021年8月,上海银保监局对上海农商行做出115万元处罚,原因之一就包括:“2018年7月至2019年8月,该行理财老产品投资到期日超过规定期限的新资产。

欧亿4客服搜索权

”而工商银行深圳分行“理财非标融资投前调查不到位”、平安银行郑州分行“理财非标投资管理不到位”、光大银行郑州分行“掩盖资产质量真实性”,以及中国银行厦门分行“贷后管理不到位,未及时发现并纠正借款人抽逃项目资本金”等行为都增加了消费者的投资风险。

类似借用理财、信贷业务违规操作的行为还有很多,最终的结果要么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,要么给消费者制造隐性风险。以浦发银行杭州余杭支行为例,该行去年1月被浙江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,原因是“违规通过贷款、理财提供融资”。

海南银保监局同月公布的一份罚单显示,民生银行海口分行存在“向客户转嫁经营成本”行为,工商银行天津蓟州支行则直接“向借款人转嫁抵押评估费”,二者分别因此被罚25万元和10万元。

欧亿4代理选择权

而相比全国性国有银行和股份行,地方中小银行的问题更值得警惕。去年1月,浙江证监局的一份处罚信息显示,浙江临安中信村镇银行对贷款管理严重不尽职、不谨慎,甚至存在违规办理借名贷款行为。

此外,部分银行还存在信贷资金挪用、放任借款人将流动性资金存为结构性存款、协议存款等违规行为。

除了个人消费者,企业乃至银行同行也难免遭受权益侵害。中国银保监会去年1月公布的一份4880万元的罚单显示,三大政策性银行之一——国家开发银行共计存在24项违规行为,其中包括“向棚改业务代理结算行强制搭售低收益理财产品”、“扶贫贷款存贷挂钩”、“未按规定向投资者充分披露理财产品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情况”,以及“违规收取小微企业贷款承诺费”、“收取财务顾问费质价不符”、“利用银团贷款承诺费浮利分费”等。

欧亿4总代信誉权

真实案例在发生

去年1月,邮储银行上海松江银行区妙严寺营业所收到一纸50万元的罚单,原因是“2018年5月至2018年6月,该单位某员工私售理财产品,该单位员工行为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”。虽然此类行为是由银行治理漏洞导致,但最终产品无法正常兑付损害的仍是消费者的权益,如果消费者甄别能力较弱,权益损失将更加难以接受。

此类案例时有发生,去年一度登上热搜的储户丁女士就是典型。第一财经记者当时了解到,丁女士在山西清徐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清徐农商行”)存入1200万元后,其存单和身份证被银行职员王某以代领礼品为由骗取,之后1200万元存款被王某转入其父亲账户。

欧亿4客服信赖权

报警后王某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,但钱款未能追缴。为追回这笔资金,丁女士先就2笔业务共计500万元将清徐农商行告上法庭,请求支付本金和利息。

本文作者:权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wxcti.com/zg/11254.html